Search

广州高校院所可自主管理市科技项目!科研管理“分田到户”

获取实验室的最新动态资讯

2021-06-04 56

40多年前,安徽凤阳小岗村通过“大包干”,将集体耕地承包到户,大大激发出生产积极性。如今,广州在科创领域复制“小岗村”模式,将部分科技项目管理权限下放,施行“大包干”,力求充分发挥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积极性、主动性,进一步激发创新活力。

5月20日,《广州市科技计划项目全过程管理简政放权改革工作方案》(下称《方案》)在广州市科技局官网发布。该方案首次允许高校和科研机构,按照各自制定的项目管理办法来管理基础研究类项目,授予高校科研院所科技项目的“自主管理权”。

广州市科技局不再对单个项目进行管理,不再给科学家逐个“记工分”,而是考核高校科研院所的整体宏观绩效,如青年人才培养、科研条件建设等。高校科研院所负责耕好“责任田”,定期“交公粮”。此举将摆脱科研项目结题验收“数文章论英雄”的怪圈。

(一)新理念:

后退一步,站高一格,敢于担当

《方案》在管理理念上实现了三个层次的突破。

首先,广州市科学技术局对科技项目管理“后退一步”,授予科研单位充分自治权。该局将遴选一批自身科研实力强、科技项目组织管理水平高的高校、科研院所作为科技计划项目管理的“下放组织单位”。这些单位可以按照自行制定的项目管理办法或规程,开展项目遴选立项、过程管理和结题验收工作。

其次,科技项目管理将“站高一格”,由微观管理转向宏观管理。《方案》提出,深化政府职能转变,将政府部门从“分经费分项目”的具体事项中脱离出来,用心牵牢项目申报指南编制和宏观绩效考核的“两根绳”,引领科创新改革方向。

广州市科学技术局不再对单个项目进行管理,跳脱传统项目结题验收“数文章论英雄”的模式,改为面向“下放组织单位”的宏观绩效考核,考核项目管理情况、人才培养成效、科研条件建设等,为“破四唯”(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开山辟路。

此外,要求项目管理和实施主体更加“敢于担当”,在更大范围推广经费使用“包干制”。

《方案》明确,对纳入简政放权改革的项目全面实行科研经费使用“包干制”,项目申报阶段无需编制经费预算明细,经费使用调剂权彻底下放;结题验收实行结算报告内容公开制度,免去结题验收审计。截至目前,广州市科学技术局每年包干项目超2500项,总经费超1.2亿元。

(二)新举措:

减少折腾为创新发展通车让道

《方案》实现“三权下放”,大大简化项目管理流程。

项目变更事项审批权下放,由“下放组织单位”负责对项目变更事项进行审定,由原来的5级复核,变为2级复核,流程减半,管理效率大大提升。

项目终止权限下放,赋权“下放组织单位”强制终止项目权利;终止审计由广州市科学技术局负责跟进,确保财政科技经费安全。

项目验收权下放,“下放组织单位”有权自主选择评审专家,有权自主制定评审标准,此外,“下放组织单位”还直接负责项目结题验收归档,大大减轻科研人员项目归档工作量。

《方案》力推“电子签章”,把科研人员从跑腿盖章的烦琐事项中解放出来。广州市科学技术局积极响应“数字政府”改革要求,将推广使用“电子签章”写入《方案》,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科技项目合同“网上签订”,让科研人员心无旁骛搞科研,不再费心费力跑腿找领导签字盖章。

广州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罗剑涛二级调研员介绍,科技项目合同网上签订是落实《广州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推动“电子印章”智能应用的典型示范项目,计划今年7月完成首批近2000项科技项目合同签订。

(三)新试验:

高校科研院所深耕“责任田”

《方案》要求,各下放组织单位应制定相应的项目管理办法或规程,作为各自推进项目管理改革的依据。各高校科研院所把制度看作管理自家“责任田”的“家法”,主动谋划改革。3月份《方案》征求公众意见时,一些高校院所已开始谋划制定各自项目管理办法。

南方医科大学负责科研管理的许宏老师说:“经过这次改革,学校有责任把自家科技创新的‘苗子’种好养好。我们将按照国家关于科研领域‘放管服’改革和‘三评’改革的要求,吸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管理的好做法,结合学校自身实际,探索适合南方医科大学自身的管理规则。”

暨南大学负责科研管理的朱星谕老师表示:“我校35岁以下的青年博士项目,只要在执行期拿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或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支持,就可以通过验收,不拘泥于发表论文;项目结题验收也将进一步简化,我们把结题报告和科技报告合并,减轻科研人员填报负担。”

广州大学负责科研管理的杨玉宝老师则希望进一步发挥广州大学作为综合性大学的优势,在鼓励学科交叉研究方面进行探索,每年专门拿出一定的项目指标来支持学科交叉研究,鼓励跨院系、跨专业的科研协作。

“广州借由《方案》推进科研管理体制机制改革,高校科研单位能够真正放下包袱,挺直腰杆地往前闯,没有后顾之忧地‘摸着石头过河’。”《方案》起草班子负责人广州市科学技术局孙翔副局长表示,期待科技体制机制改革的“小岗村”在广州诞生。
(转载)
原文链接:广州市科学技术局